圣人立五礼以为民望,制五衰以别亲疏

下面我认为讲的就是五行了。

圣人立五礼以为民望,制五衰以别亲疏;和五声之乐以导民气,合五味之调以察民情;正五色之位,成五穀之名,序五牲之先后贵贱。诸侯之祭,牲牛,曰太牢;大夫之祭,牲羊,曰少牢;士之祭特牲,豕,曰馈食;无禄者稷馈,稷馈者无尸,无尸者厌也;宗庙曰刍豢,山川曰牺牷,割列禳瘗,是有五牲。

此之谓品物之本、礼乐之祖、善否治乱之所由兴作也。

“圣人立五礼以为民望”,“民望”,老百姓得看着这事。吉礼、凶礼、宾礼、军礼、嘉礼,这叫“五礼”,五个领域的礼。圣人确立了五礼作为百姓的仰望,就是老百姓看着这个来决定自己怎么做。“制五衰以别亲疏”,“衰”指丧服,“五衰”就是五种丧服,给父母服的最重的叫“斩衰”,下面是“齐衰”,然后是“大功、小功、缌麻”。圣人规定了五种丧服,用这个来区别亲属关系的远近。“和五声之乐以导民气”,“五声”,“宫、商、角、徵、羽”,用调和五声的音乐来引导老百姓的风气。“合五味之调以察民情”,“五味”是甘、酸、苦、辛、咸,把五味合起来调味,用这个来考察老百姓的民情。“正五色之位”,端正五色的方位,五色的方位:南方红、东方青、西方白、北方黑、中方黄,都跟五行配套的。“成五穀之名”,成就五穀的名声,“五穀”是黍、稷、稻、粱、菽。“序五牲之先后贵贱”,五种牲口排出先后贵贱的次序来,“五牲”是牛、羊、猪、犬、鸡。

“诸侯之祭”,诸侯祭祀的时候,用的牲是牛,称为“太牢”。大夫祭祀的时候,用的牲畜是羊,称为“少牢”。“特牲”是只用一头牲口,士这个阶层祭祀的时候,只用一种牲口就是猪,然后这种祭品叫“馈食”。古人祭祀最重的祭品叫“太牢”,就是三个牲口,整头的牛、羊、猪,用这三样去祭。“少牢”没有牛,一猪一羊,这叫“少牢”。“馈食”就一个猪。这里说得很清楚,三种不同的祭祀,用的人不一样,规格不同。他这里说的不完整,实际说出了每个阶层特有的东西,诸侯为什么说牛?因为下两阶层不能用牛,只有诸侯能用。大夫为什么说羊呢?下面士用不了羊,只能用猪,是这么区别的。

“无禄者稷馈”,没有俸禄的,不当官的,就是普通老百姓,他祭祀的时候叫“稷馈”,“馈”是馈赠,用来祭祀的是“稷”,谷子、植物,到这不能杀生了。普通老百姓祭祀的时候用的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小米、谷子。“稷馈者无尸”,“尸”,祭祀的时候扮演受祭者的人。祭祀的时候,上面有个活人扮演祖先接受祭祀,那得是前面三个级别的,诸侯、大夫、士,到普通老百姓这就没有这个环节了。“无尸者厌也”,因为不涉及吃不吃、享不享受的问题。祭祀的不是大米饭,是生的谷子,不涉及吃,不涉及享,所以也别用活人扮演尸了。

宗庙曰刍豢,山川曰牺牷,“宗庙”,祭祖的地方,用于祭祀祖先的牲口叫“刍豢”,用来祭祀山川的牲口叫“牺牷。“割列禳瘗,对动物进行分割,前面说的“太牢、少牢”是不分割的,整头上的,但是有的祭祀是要进行分割的。“禳就是一种祭祀,“瘗是埋,有的祭祀要把动物进行分割,分割完之后埋起来。有的祭祀完之后撤下来,大家吃了,这个不同。“是有五牲,这才是我们刚才说的五种牲畜。

“此之谓品物之本、礼乐之祖、善否治乱之所由兴作也”,上面讲述的内容,就是我们所说的万物的根本,礼乐的发源,善恶治乱所兴起的源头,最后来一句总结。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