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孝子之事亲也,居易以俟命,不兴险行以徼幸

然后,下面这句话是在阐释刚才说的第一个原则:怎样能让父母不担心。

故孝子之事亲也,居易以俟命,不兴险行以徼幸;孝子游之,暴人违之;出门而使,不以或为父母忧也;险涂隘巷,不求先焉,以爱其身,以不敢忘其亲也。

 “故孝子之事亲也,居易以俟命,不兴险行以徼幸”,“居”是处,“易”是平易近人的易,孝子侍奉父母双亲的时候,要处在一个平易、安详的状态。“以俟命”,以等待命运的安排。“不兴险行”,“兴”就是起、兴起,“徼幸”就是我们今天说的侥幸,我不起头去干比较危险的行动以图侥幸。只不过古人用字不一样,我们今天用的不是这个“徼”字。孝子在行动上追求平和、平稳、平易,不追求冒险、侥幸。这是孝子的人生行为,为什么这么做?不让父母担心。

比如做生意,追求的是平稳、赚钱,但是不要去干冒险、侥幸的事。来把大的,那万一没整好也就赔个大的,这事不能干。为什么?父母跟着担心。所以,他阐释的是上面的第一个原则,不让父母担心。

有的时候富贵险中求,不冒险,利就得不到,那就认命,这叫“居易以俟命”。我就采取这种平稳的方法,至于我能不能得到,等待命运的安排,不去侥幸。从另一个角度,你要没那个命,能侥幸吗?它强调“俟命”,等待命运的安排,该是你的,你就是平稳也能得到;不该是你的,你冒险得到,可能把自己坑进去。这是孝子的态度,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为人处事各方面追求平稳,宁可成就慢一点,小一点,也不去冒险侥幸。这是曾子从“孝”的角度去谈的,实际上儒家把这个上升到君子和小人的区别。

《中庸》上讲:“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居易以俟命”才是君子,“行险以徼幸”,就是小人。儒家是这么认识的。

作为君子,为人处世不要追求侥幸,要听从命运的安排,“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才是君子的态度。但前提条件是处理问题要追求平稳、平和,不冒险、不侥幸。能得到是意外之喜,没得到咱认命,这样心态就平和了。

“孝子游之,暴人违之”,对上面这些原则,孝子是能够这样做的,这叫“孝子游之”。“游”,注解上是通假字,通“理由”的“由”,在古文里,是讲从哪儿到哪儿,就是你采用的方法、途径叫由。孝子为人处事,言谈举止的方法,这叫“孝子游之”。

“暴人违之”,“违”是违背,孝子遵循上述原则,或者说遵循上述原则才是孝子。古书注解,犯上作乱的叫暴人。按照上面这些方法去做,你就是孝子,违背上述原则,你就是犯上作乱的人。

“出门而使,不以或为父母忧也”,还是不让父母忧愁。“或”,是通假字,通“惑”,就是迷惑、困惑。“出门”,离开家门;“使”,派你去办事。谁派的?古人认识不一样,有的说是领导、单位派的;有人说是父母派的。总之,就是别人派你离开家门去办事。这事你一定要想明白、做明白,不要做得很困惑,很迷惑,给父母造成忧虑,这是孝子的做法。你离开家门出去办事,自己都没想好怎么办,就出门去办了。这就给你父母留下了担忧。往小了说,你不会办事,让父母跟着担心,或者说你事没办明白,让父母跟着丢面子;往大了说,你把事办砸了,还得父母出面去善后,给父母惹麻烦,那就是不孝了。因此,孝子修身还要格物,得把事办明白,免得给父母留下忧虑。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