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不善而不违,近于说其言

上面谈了12个全是修身方面的毛病,包括倦、耻、辱、固、穷、惑、诬、娇、虚、窃、乱、贼,一共12个问题,从简单说到复杂,从小毛病谈到大毛病。下面两句话是对照,从正反两个方面说,善与不善怎么处理?

人言不善而不违,近于说其言;说其言,殆于以身近之也;殆于以身近之,殆于身之矣。

“人言不善而不违,近于说其言。”“说”是通假字,通“悦”,《论语》中也有“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先秦古书“悦”字写成“说”。“人言不善”,他人的言论如果不好。“不善”就是不好,这个不好不仅仅包括错误的言论,还指一些不妥当的言论,似是而非的言论。他人的言论如果有不好的地方,“而不违”,你却不能违背,没有反驳。这个反驳不仅仅是表面上说,有时候没说出来,但你心里认为说的不对不妥,这也是“违”。如果心里没有这个念头,就没有做到“不违”。别人讲不好的言论,你不能违背还顺着往下听,没有识别就更别说嘴上反驳或者更正,这是“近于说其言”。你喜欢他说的话,而且你心里没有觉得不好,都没有意识到不妥当。如果你不喜欢,你心里怎么连抵触的情绪都没有?

“说其言,殆于以身近之也”,“殆”有挤、接近的意思。如果你喜欢这种不好的言论,接近于你自身去靠近这种言论,等同于认同。

“殆于以身近之,殆于身之矣”,如果你自身认同了这个言论,那就等于你亲自去做了,这里指不好的言论,如果不能从语言上更正反驳,至少在心里有一种抵触,意识到这种言论是不对的,这是善恶道德标准。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就几乎等于自己亲身去做了这个事情。“殆于身之矣”,几乎等于你去做了这个不好的事情。

打个比方:一个人在这谈嫖娼经历,谈的眉飞色舞,你听得津津有味,没觉得这是错误,还听的很入迷,这种特殊的经历你没经历过,听人家讲讲也挺有意思,这就是给你的定性,“殆于身之矣”,等于接近你自己去嫖娼。首先你对这个事情没有违,心里没有产生抵触情绪,就等于你认同这种做法。如果认同,就等同于你自己去做了。这句话曾子一点点往下推,最后推到“殆于身之矣”。为什么把这事说的这么严重?因为这是道德标准,是非观的问题,这件事到底是对是错,你都没有评判,会很容易犯这个错误。

那么曾子这句话,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他人有不好言论的时候,你至少在心里要对这种言论有抵制,这是最低标准,也是我们道德修养的最后底线。“违”就是违背,同义词是背道而驰。如果你连这个心都没有,就等于你自身犯了错误。听人家说嫖娼,说的那么痛快那么好玩,心里没做一点抵触,没准儿哪天别人约你去嫖娼,也就跟着去体验一下,很容易犯这个错误。所以内心对错误言论的抵触,是修身的最后底线。当然在这个基础之上如果可以进一步的话,这个“违”可以表达出来。你可以纠正这种不好的言论。但是有很多的场合表现直接未必妥当,对人际关系有影响,或有副作用。所以可以不说,但是心里要有这种反感和抵触。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