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十之间而无艺,则无艺矣

三十、四十之间而无艺,则无艺矣;五十而不以善闻,则无闻矣;七十而无德,虽有微过,亦可以勉矣。

“三十、四十之间而无艺”,关键是“艺”字。古人的说法不一致,有人把“艺”理解为技艺、技能;有人把“艺”理解为道义;也有人理解为事业。我认为应该理解为技能、技艺。如果理解为道义,与下面“五十而不以善闻”的“善”就重复了。若是理解为事业呢?与后面的“亦可谓无业之人矣”就重复了。《曾子》上下文不应该是重复的。若是从技艺、技能这个角度去理解,“三十、四十之间而无艺”,就是到了三十岁和四十岁之间还没有一技之长,没有自己的特殊技能、才能,那你也就没有才能、技能了。能力的学习和培养要尽早。如果理解为事业、道义,好像也不太符合实际情况。三、四十岁的人若是没有事业,他就没有事业了吗?好像不太合适。齐白石57岁才开始定居北京,开始“北漂”,能说他后来没有事业吗?所以应该理解为技艺、技能。

“五十而不以善闻,则无闻矣”,人到50岁还不能让人家称道你的善,所谓的“闻”就是知名。到50岁而不能因为你的善而知名,那你也就没名了。“无闻”就是不会有名望了。

“七十而无德,虽有微过,亦可以勉矣”,“微”是小,到70岁还没有德行,即使有小的过错,“亦可以勉矣”,关键这个“勉”字怎么理解?一种解释认为是通假字,通“免”,免除、免去,意思是,这个人到了70岁还没有德行,即使有一些小的错误也应该把它罢免了。另外一种解释不理解为通假字,而是理解为勉励、努力的意思。如果人到了70岁还没有德行,那么即使出现了小的错误,也应该自己勉励自己努力改正,这是古人的两种解释。

我认为前后谈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人生的技能要早点形成,但是品德修养却不是。行善这事,你到50岁还没有知名,那就不会有一个善名了,这讲的是名。二是关于自我修养,不能到50岁就停止。50岁还没开始修,已经来不及了,断定是“无闻”,不知名了,那我就不修了,放弃了吗?那你到底为什么修呢?为名吗?你要为名而修,那就和前面批判的“好名而无体”就对上了。

为什么说是70岁?我们应该明白古今的差异。古代“人生七十古来稀”,古人的平均寿命比较低,活到70岁就相当于今天的90多岁了。“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因为孔子活到73岁,孟子活到84岁,才有了这句俗话。孔老夫子周游列国,68岁回到鲁国,鲁国国君称他为“叟”,“叟”就是老人家,在当时已经是老寿星级别了。今天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人的寿命越来越长,68岁好像还比较年轻呢,现在得过80岁才能称得起是老。

理解了寿命的古今差异,那么,“七十而无德”?按古人的平均年龄来讲,就是基本上快到生命的尽头了,即使到70岁发现自己有小的错误,也要努力改正。修身这件事,是活到老修到老。所谓“任重道远,死而后已”,没有结束那一天,一直到死才是停止。“七十而无德”,即使你活到70岁,可能生命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个时候即使发现自己还有小的错误,也要努力改正。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