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心学·实践的哲学》 第13讲:生平之统兵平叛B


51岁的时候,王阳明封新建伯伯爵,有了爵位。那个时候他官做到几品呢?官拜左都御史,二品官,古代官分九品,王阳明最后是当到了二品官,封新建伯,那年他51岁。但是对于功名利禄他不是很在意,借着他父亲去世守丧,以守丧为名回老家办学。他要讲学,要弘扬阳明心学。

但是时间不长,朝廷又把他调出来了,因为广西思恩田州一带发生了大规模叛乱,朝廷几次派人平叛都没有成功,最终想到了王阳明。调王阳明平思恩田州之叛,这是他一生中第三次统兵作战。这次指挥作战跟前两次比,胜得就更加轻松了。王阳明三次作战,一次比一次成熟,第一次统兵毕竟还打了一年多,第二次统兵作战共35天,第三次一听说王阳明来了,强盗就投降了。在首领的率领下,主力部队6万多人全部投降。王阳明当时就有这么大的威名。处理这次叛乱的最后方案:把当时为首的两个强盗头子,每人打一百大板,这事儿就算结案了,剩下的叛匪全都解散回家种地,没有处分这些人,表现出他的宽大。

王阳明第三次统兵达到了儒家用兵追求的最高境界,仁者无敌。儒家追求军事战胜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战而胜,不通过打仗,兵不血刃,敌人投降,这是儒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为什么?为百姓着想,如果你需要一番残酷的厮杀,才能把叛乱平定下去,不管是敌人还是己方的部队,那得死多少人呢?那不是儒家追求的最高境界,儒家对追究军事战胜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兵不血刃,敌人投降。王阳明第三次统兵达到了这个境界,敌人主动投降。

但王阳明这个时候已经病重,他把战场的事情略置安排,给皇帝上奏折推荐谁来接自己的任。然后没等皇帝诏书下来就从广西起程往自己老家赶,因为这时他已经病重,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日子不多了。按正常来讲,你跟皇帝上完奏折请示,得等皇帝批复同意你回家你才能走。王阳明不是,没等皇帝批复他就自己走了。所以朝中还有他的对立面,在皇帝面前弹劾王阳明擅离职守,这是为诏不尊,要处分他,后来一听说王阳明死了,这个反对派的声音才停止了。

他的行为实际不符合当时的规定,匆匆忙忙地离开前线回老家,当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行了,没等到皇帝下诏书他就奔老家赶,但是也没能赶回老家,最后他坐船走到江西的时候,他在当地的一个做地方官的弟子来迎接他,他的弟子到船上一看,王阳明病的这个状态就已经不行了,他这个弟子说:“老师病成这样怎么不吃药呢?”然后就想马上回城里找大夫来把脉给开药,王阳明拒绝了,因为已经没有用了。

第二天弟子再来看老师的时候,王阳明已经是弥留之际了,他的弟子马上拿出纸和笔,问师父有什么遗言?有什么交代的?王阳明只说了八个字,这在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叫“此心光明,亦复何言”。意思是说;“我修行了一辈子,我这颗心是光明的,没有什么还需要交代的。”这叫“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说完这八个字,王阳明死在他弟子的怀里。

这是我们讲的阳明心学的开创者王守仁的一生。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