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西游记》007孙悟空二

在五行山之前的各个章节,孙悟空的形象是代表人心的。用这个来做比喻,从传统角度讲是一种隐喻。所以,第七回讲“五行山下定心猿”,把孙悟空称为心猿,就是作者用他来代表人心。还有一处作者说的更清楚,就在第七回里有一首诗,叫猿猴道体配人心”,作者已经把他的写作意图明确地告诉给读者。也许吴承恩也怕读者理解不了这个隐喻,干脆就说的直白些,我们要明白这首诗的关键。猿猴道体配人心,猿猴跟人心是搭配的,就是用它来代表人心。心即猿猴意思深,这说的很清楚,这个猿猴就是心,这里边含义是很深刻的。再看这一句:

大圣齐天非假论,官封弼马是知音。马猿合作心和意,紧缚牢栓莫外寻

马猿合作心和意”作者直接告诉你,在这本书里,猿猴代表人心,马代表人的意。这一点,在《大学》、《中庸》或者“阳明心学”上讲的都比较透彻,“心之所发为意”,意和念是同义词,我们今天叫“意念”,意就是念,就是从心发出来的那个东西叫念,也叫意。用今天的概念,也可以说是脑海中一种的想法,总之,是从你的心生成的那个东西,叫做意。

作者在这里明确告诉我们,他用“猿”来代表人心,用“马”来代表人的意,就是从心发出来这些想法,所以把这个称为“心猿意马”。而王阳明的《传习录》里说得更清楚,心学的初级修炼,也就是在最开始修心的时候,初学者在练习静坐思心的时候,往往是心猿意马、拴缚不定的。例如你一打坐,脑子里头乱七八糟的事都想起来了,这叫心猿意马、拴缚不定,所以,这时修炼的第一步要做到——收心!别胡思乱想,把心猿意马都收回来。作者讲马猿合作心和意,紧缚牢栓莫外寻”,就是这个意思。这实际上就是在讲阳明心学。阳明心学修炼第一步是紧缚牢栓,把这个心猿意马统统拴住,别让它乱跑。

这两个比喻真的是很形象。最开始打坐的时候,你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正是心如猿猴意似马。那马的特点:跑,奔跑,所以,打坐若是不知道收心,你的那个想法、这个意念都跑了,都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像马一样跑没影了。本来今天打坐想格物,反思今天上午跟客户的谈判,哪部分做的不到位,结果,想着想着,就从客户的衣裳,想到什么工艺美术,再一会都想到喜马拉雅山上去了,这便是“意似马”跑得无影无踪了。

再说“心如猿猴”,我们上动物园里看这猴的最大特点:没有一时的消停,始终在动,坐都坐不稳当,即使把猴拴住,他仍然会上蹿下跳。孙悟空就有这个特点,不管是做弼马温,还是做齐天大圣,他在天上不闲着,四处乱跑。后来,天兵天将把他抓住,给他捆住,他还在那儿抓耳挠腮地动,就是静不下来。所以说,这两个比喻非常形象。

如果不修心,它就像猿猴一样静不下来,一直在乱动,你的意念,如果不控制,它就像马一样,最后跑得很远。所以,儒家修炼的第一步,就是作者说的这一句紧缚牢栓”,你得把你的心猿意马收回来,把它控制住,心才能静下来。因而,静心是儒家修炼的第一步。

后面很有意思地加了三个字“莫外寻”,我们一下子就想到了王阳明的那首诗,也是在批判朱熹的思想,“枝枝叶叶外头寻”。王阳明在告诉我们要向内求,不要向外求,外头寻是不对的。所以,这首诗很明确地告诉我们,作者是用孙悟空、用这个猿猴来比喻人心,而且这里明确地体现出阳明心学的修炼方法。因此,我们读《西游记》一定要知道一点:五行山之前各回,孙悟空这个形象,作者用它来代表人心。  

之前我们提到过这只猴是从哪来的,这已经涉及到了儒家思想的本体论层面,这是我们借用今天西方哲学的概念“本体论”,若是按中国传统概念,就叫“究竟义”。作者先描写时空,时空代表宇宙,从宇宙的本源处形成了人的心,这是作者在传递给我们一种理念。孙悟空从宇宙中生成,无父无母,凭空产生,他从宇宙深处来,这是儒家的一个思想,《中庸》上阐释的一个思想。《中庸》第一句:“天命之谓性”,按传统注解讲,这个天、命、性到底是两个概念还是三个概念,是存在分歧的。但后来,在郭店楚简出土的先秦文献中有一篇具有重要意义,这个文献本身很短,又没有标题,因为第一句话叫“性自命出”,所以,现在学者就给这篇文章起个名儿叫《性自命出》。

《性自命出》这篇竹简的第一句话讲:“性自命出,命自天降”,在这里很清楚讲的是三个概念,性、命、天三个概念。性是从命发出来的,而命是从老天那降下来的,这是三个概念。而这个性,我们要简单地理解就是人性。如果我们把性理解为人性,那么人性从哪来的?是从命来的,这个命不要理解为命运。那命从哪来的?从天那降下来的。这是儒家的本体论。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