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要旨-18什么是“诚”?

前面讲的都是“正心”方面的事,下面说“诚意”。先说这个“诚”字。

在修心的每一个环节中,“诚”都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说离了“诚”是没有办法修心的,因此《大学》才将“诚意”和“正心”并列为八目之一。什么是“诚”?《大学》里已经解释得非常到位了:“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慊。”所谓诚意,就是不要自己骗自己,应该像讨厌不好的气味、喜欢美色那样,不违背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这样做只是为了满足自己。

所谓“诚”,在修心的过程中,就是真诚面对自己。不论是思心还是观念头,不诚是不可能真正认识自我的,自然也就去不掉对心的遮蔽,修行就成了做无用功,不会有收效的。

如何才能在思心观念中做到诚?其实也不难,去体会“如恶恶臭,如好好色”。当我们闻见不好的气味时,心里自然而然地出现讨厌的情绪;当我们看见美色时,喜爱之心油然而生。这种心态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没有植入什么判断的。走进一个有恶臭味的房间,我们的心中自然产生出“难闻”这个情绪,只不过我们很快把这个环节忽略,进入下一个环节了。“什么气味这么难闻?”这是思考,“厕所下水反上来的味道吧?”这是判断。修心要反思的情、欲、念,就是遇到事情时,心中最先自然冒出来的那些想法,而不是后面随之而来的思考、判断,那是“格物”的事情。诚,就是真诚面对内心自然而然冒出来的这些想法,不要忽略一部分、否定一部分。

举个观念头的例子,有朋友打电话约你参加一个慈善活动,你一边回答:“好啊,好啊,一定去。”一边心里想到,那个地方环境不错,又想到可能会碰到暗恋的人,又觉得不能不去,否则让朋友怎么看自己,又想也是应该与这些朋友聚一聚了。可能一瞬间,心中冒出无数的想法,都是自然的心理活动,不是刻意的,这些就是你需要观念头时反思的。去参加这个慈善活动,做慈善、消闲、约会、会友、好面子各种念都有,目的已经不纯粹了。反思的时候,要真诚面对这些想法,不要自欺欺人。“也不一定能碰见她,所以见她不是我的起心动念”,这是否定一部分念;“和朋友聚一聚是在活动之后,这个念不能算”,这是忽略一部分念。这就是不诚了,不能真诚面对自己。这样的反思不会发现问题、也不会有效果的,结果只能是自己骗自己:“我是诚心诚意地去做慈善的。”真的吗?当接电话时,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真的是“这个慈善活动非常有意义、我应该参加”吗?

有善念才有善行,或者说,得先有善念,随后做的善行才能够成立。如果做不到诚,确立善念本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人是去参加慈善活动了,但在这之前心头冒出来的诸多想法中,竟然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活动是非常有意义的,参加之后才感觉到这一点。那么,做慈善就不是起心动念了,变成参加活动之后的感受了,这就是没有善念。

即使有参加慈善活动的善念,但这个念却是在各种杂念之后才浮现于心头的,这也是没有善念。因为最开始的起心动念不是它,这件事是否构成善行取决于最开始的那个念是不是善的。即使善念排在第一位,是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可是随后又冒出来一些念,包括不好的念,那就是汤里加了老鼠屎,这个善行恐怕也是不能成立的。有善念才有善行,刚开始会发现,有善念可能比行善还要难!

如果确立了诚,能够真诚面对自我,再去掉了私欲,想问题不要总考虑自己的利益,那么就会发现,有善念原来并不难。以前一直干扰我们心的,不外乎是一个私字。

要保证善念,还要在“控念头”上下功夫。首先是修心,以保证遇到事情心里首先浮现出来的是善念。然后要控念,有善念就足够了,不想再接着往下想了。要学会及时打住念,不要让心胡思乱想,那样妄念、杂念、恶念、邪念都会随之而来。

但有时候没控好,确实有杂念紧跟着冒出来,怎么办?要在落实这件事时杜绝一切与此杂念有关的做法。比如,有做慈善的念,后来也冒出来可以借机跟朋友聚一聚的念。那么,在参加这次慈善活动的过程中,绝不与朋友聚,甚至尽量回避与朋友多接触,以此来否定那个杂念,保证自己善念的纯洁。

对情的观照与观念头相似,也要讲究一个诚字。真诚面对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才能真正理解和把握住自己的情绪和情感。当人说“让我们心平气和地来谈一谈”的时候,多半他已经不心平气和了,只不过他自己还没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会谈到什么状况就可想而知了。

要了解情、控制情,必须诚。夫妻俩刚吵完架,丈夫就提议“让我们心平气和地来谈一谈”,劝架的人劝:“你们现在情绪都比较激动,先别谈了,等以后情绪平静下来再谈吧。”丈夫说:“我现在已经平静了,可以好好谈谈。”这话就是典型的不诚,好好观观心,真平静了吗?知道妻子对这件事看法与自己不一致,想劝说,不想吵架,自认为能心平气和地劝妻子的人,也应该先“诚”一下,真的能保持心平气和地劝吗?最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一开始真的是心平气和,但聊着聊着就在不知不觉中动了怒,最后以夫妻俩吵一架告终。事情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搞的更僵。如果在“诚”的状态下,真诚面对自己内心的情况下,认为自己可以保证不动怒,那才可以去谈。还要注意,这就是一次“定境观心”,在谈的过程中,随时观照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发现自己已经不够平和,内心已有怒意或怒气时,就要马上中止谈话,这样才可能避免战火重燃,矛盾加剧。

修诚才能够区别开情和念。情指内心的情绪、情感,念指念头,起心动念,在我们的内心活动中,两者经常是纠缠在一起的。那么,修心时为什么要将两者区别开呢?因为两者的作用不同,情只是蒙蔽心灵,念还会破坏善行、毁掉你的功修,所以修念是更为重要的。

比如说,“如好好色”,出发点肯定是情,见到美好的事物自然心里会有愉悦感,这可以说是人的本能,是内心出现了喜悦的情绪。公关人员为什么要长得漂亮?不是为了色诱!而是符合《大学》说的诚,“如好好色”,这是对人的本性的关照,面对美色人心会生出喜悦,如果不违背自己内心自然生成的情绪,哪怕没有意识到这种情绪,都会在喜悦的心态下与公关人员交谈,自然沟通更容易,更可能达到效果,因为对方的心态是喜乐平和的。面对美,内心浮现七情的喜,这就是《中庸》上讲的“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是符合中庸的精神的,并不是错误的。如果由这种情发展为念,多半就会出现错误,因为推销员漂亮,虽然不想买她推销的东西,也喜欢和她继续聊下去,不知不觉中就已有不好的念,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因此,不仅要控念头,也要控情,就是《中庸》说的“发而皆中节”,要把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要适度。看到美女心生喜悦没有问题,但要把这种喜控制在适度的范围内,不能任其发展,否则就容易心不正、心动了。心不正就会想办法让对方上当,心动就会自己上当,前者是恶念导致恶行,后者是使自己成为恶行的牺牲品。不管出现哪一种情况,都必然会带来人生的纠结和痛苦,至少会做出一些在旁观者看来很愚蠢的事情。

反思的过程很痛苦,有时候甚至因此进行不下去。这虽然不是修心的必经阶段,但出现这种现象至少证明我们做到了“诚”,方向没有错。这种时候不能回避,回避就做不到诚,修心的效果就没有了。《论语》里提到:“见义不为,无勇也。”可见,有时候做应该做事情,也是需要勇气的。修心就是这样。

做不到诚,修心的反思必然会犯两种错误。其一是自欺欺人。我看过这样一则笑话。某医院为加强护士的服务意识,组织护士学习、反思,反思的题目是“假如我是患者”。一位护士的发言获得全体与会者的热烈掌声,她说:“假如我是患者,我绝对不会给护士添麻烦。”典型的不诚,这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吗?说这话你自己信吗?修心如果走到这条道路上,就不是长善而是长恶了。

另一种易犯的错误,即想的都是不相干的事儿。有一则笑话讲,某居士第一次练习打坐后对妻子讲:“和尚劝我打坐,说打坐对我有好处,真对啊!刚才打坐我才想起来,隔壁老张还欠咱们家三斗麦子没还,差点忘了。”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