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沉沉不语之士,切莫输心;见悻悻自好之徒,应须防口

【格言】

遇沉沉不语之士,切莫输心;见悻悻自好之徒,应须防口。

——《归有园尘谈》

 

【译文】

遇到表情阴沉、沉默寡言的人,千万不要对他推心置腹表露内心;遇到刚愎傲慢自以为是的人,说话就要小心谨慎。

 

【解读】

孔子有自己的一套识人术。《论语》里记载了很多关于识人的故事。有一次,他家乡的一个年轻人代人给孔子送信,跑腿学舌,很是伶俐。于是旁人都觉得这个孩子有出息。孔子则不以为然,原因有二:一是他坐在大人该坐的位置上,大模大样,很是放松,没有丝毫恭敬慎重;二是他与长者并行,不讲礼数。我们是礼仪之邦,特别重礼,与长者、尊者同行,要错后一小步跟从或者向前一小步侧身引路。这在今天也是礼节,更何况是孔子那个重礼的年代。而这个孩子却与长辈并肩行走,没有恭敬心,没有礼貌。因此,孔子通过这个孩子的行为,断定他不懂谦让,是个急功近利,求速成的年轻人。

历史已无法考证这个孩子后来成了什么样子,但由此给我们的启示是:通过对一个人言与行的观察,是可以对人的思想、性格进行判断的。正如此格言所说:“遇沉沉不语之士,切莫输心;见悻悻自好之徒,应须防口。”这是告诉我们,遇到表情阴沉、沉默寡言的人,千万不要对他推心置腹表露内心。因为这样的人心机很重,负能量极强。所谓相由心生,内心没有阳光的人,怎么可能面容明媚?遇到刚愎傲慢自以为是的人,说话就要小心谨慎。这样的人处处以我为尊,别人都不及他,所以处处挑别人的毛病。你没毛病都可能被挑出毛病来,若你不小心谨慎会惹出多少事端?

前人总结出来的东西,都是经过实践验证了的。我们即便不全部接受,遇事时多加考虑也是没有坏处的。对不同人,我们要有不同的应对,不要把书本上的知识学死了。用合适的方式与人相处,才能办明白事、说明白话,这就是儒家提倡的格物。孔子告诉我们,“可与言而不与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面对不同的人,我们要有不同的对待,这不仅体现了儒家强调的“义”——妥当、适宜,更是智慧的体现。而这一切,都需要在不断坚持的修行中获得。

 

作者:启予国学弟子石践宇习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