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置斋琐谈-谈读书4

我身边有许多修佛的朋友,有了问题,不肯去查查工具书,读读教科书,对于佛经,要么束之高阁、从来不读,要么只讲究读多少遍有多少福报,而不思其义,关于佛教教义的知识多来自民间传说,最后所作所为与佛经上释迦牟尼的教诲相去甚远,这修的还是佛吗?我常常为之感叹。知识来源不正确会害人的,由此可见一斑。

其二,归纳法。就是通常所说的将书越读越薄,要善于将书中的精华浓缩并整理出来。

再经典的书,其内容也不全都是有用的,或者说,不会全部都是我们所需要的,因此,读书的过程也就是一个提炼的过程。读书若能记住全部内容当然是好的,但我们都不是过目不忘的天才,要想全部记住,必将耗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显然效率太低了,所以需要对书的内容进行提纯、浓缩,最后只记住这些精华,自然就容易得多,可以大大提高阅读的效率。从功利性目的角度而言,效率是必须的。

书本身的价值,与其可能的精简程度有关。越是难以精简的著作,就越是精品,甚至是经典。每每觉得压缩就不得不割舍精华了,这就是经典的特点。

最极端的归纳法,有所谓的一页纸训练。要求必须用一页纸的篇幅将某部书的内容概括出来。这不仅仅是读书法,也是训练思维的好方法。但如果不是从事行政工作,或是专门做文案工作,这种训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是不必要的。不过,要想有意识地进行思维训练,我倒建议可以由此人手。

掌握了归纳法,也就学会了在阅读时自动过滤书中的某些内容,这样可以有效提高阅读的速度。对于功利性的阅读而言,速度也是必需的。在信息爆炸的当代,阅读速度显得尤其重要。

其三,联想法。就是通常所说的将书越读越厚。这是读经典著作最常用的方法。

当然,在将书读厚之前,还得先将书读薄。将一部经典著作读薄,就是明晰其思想脉络、整体的框架结构,好比是搭起一副骨头架子,接下来的读厚,就是往骨头上附加血肉的过程。

所谓读厚,所谓联想,有一个网络用语可以对此做最恰当的形容:链接。在本书的架构下,链接上与本书的内容相关的知识点、其他书的相关内容、相关的问题、自己的思考等等。加上这些链接的内容,字数自然会比原书多得多,所以叫将书越读越厚。这也是一个知识系统化的过程,也是一个思考的过程。能将书越读越厚,才具备在脑海中建立某一方面知识体系的能力。当然,这是以拥有一定的阅读量为前提的。

有些人喜欢在书上加批注,实际上这就是将书越读越厚的初步体现。

为研究而读书是学者们的事情,在我看来,属于一种专业技能。我个人就是从事这种职业的,自认为还具备这种技能,但因为这种读书与你们大多数人无关,这里且不说吧。

最后一种,为读书而读书的人,没有任何目的性,就是生活中离不开阅读,换句话说,读书已经成为他的生存状态。

我的一位朋友就是这样的人,我们戏称他为“书虫”,就是他必须生活在书里。短时间离开书,会觉得手足无措,相当不自在,长时间离开书,就觉得活着实在没有什么意思了。他读书也没有选择,只要有字,什么都行,从哲学、音韵学著作,到各种历史读物,甚至玄幻、修真小说,真的是无所不读。他也不想学什么,也不在乎是否记得住,就是享受这一阅读的过程,这几乎就是他的生命。

历史上,为读书而读书的人以北宋的钱惟演为代表。钱惟演是“西昆体”诗派的代表作家,生平最大的嗜好就是读书。他自己对人讲:“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

说实话,我不想做这样的读书人,也不希望弟子们成为这样的读书人。因为我觉得他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也就是陷在读书的世界无法自拔了。但对于这样的读书人,我是充满着尊敬的。原因无他,喜欢他们对书的忠诚与执着。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