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罗汉堂 读后感002

我们修行是为了什么?这个“情、欲、念”要清晰,有的人修行是为了私欲,而有的人修行是为了大道。修行的过程不是为了满足私欲的过程,而是要改变自己、提高自己、完善自己、成就自己的过程,以至于止于至善。

人生的初始阶段和终结阶段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一开始牙牙学语,到最后口齿不清;一开始除了吃、就是睡,到最后仍旧是除了吃、就是睡……掐头去尾这几年非主动的糊涂外,我们剩下的这些时候全都明白吗?活着的意义在哪里呢?我认为,就是要为大道,利己、利人、利社会。如何做到呢?先从格物开始吧!

进入少林寺罗汉堂养老的老僧,就像是已经修行很长时间的修行之人,在某一领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等,修行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不同的反应。

有的人修到一定程度便停止了,突然觉得因为修行,错过了能享受一切美好的机会。当有人站出来认可他的修行,告诉他,你因为修行之后,得到了比世俗中一切美好更美好的东西,他便可消停了,此类人也许是继续修行,在未来能否修到止于至善,不可知。也许就不再修行,去追求纸醉金迷、风花雪月等。师父在讲《西游记》的时候,说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就说过,当修行人不再修行之后,若傲慢心、意必固我等又重新回来,可能会给自己留有更大的隐患。此类人,如法元。

有的人只是外修里不修,一生好好先生,表面慈祥,到最后好像是所有人都欠他似的,我想他这个人的修行不是修行,而是修饰,典型的自欺欺人。自己的情欲念不清晰,到最后想要的都是妄念、杂念,贪嗔痴暴露无遗。此类人,如法英。

有的人修行是因为恐惧,害怕失去,到最后需要借助外力才能释怀。此类人,如法慧。

想要的太多就是贪,师父说不要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不要追求你不需要的,不要追求你不应该得到的。修行为大道,以义为利,若以利为利,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只是白折腾一场。

真正修行的人,如法明。人如其名,明明德,修行如其名,日月守恒、修恒,在少林干的这些活儿,就像是儒家的修身方式似的,什么都用,有事不挑,“一日不做、一日不食”,日课也从未间断过,最后人生圆满。我认为法明能做到修行始终如一,关键在恒。我认为修恒在树立愿景,一旦将愿景树立起来,什么惰性等阻碍修行的念头就会烟消云散,现在从我的修行过程来看,就树立愿景好用。生命不息,修行不止!

还有一种真正修行的人,如悟虚,我认为他的修行境界要高于法明。法明只是在践行,而悟虚就已经做到类似儒家三不朽,即立德、立言、立功了。说立德,虽德行高筑,地位尊崇,却还很亲民,跟一众老僧们谈笑风声,在少林所有僧人都敬他;说立言,创造了九形九式以及沾衣十八跌;说立功,由于沾衣十八跌,不仅平息了武林纷争,还保住了罗汉堂的老僧们,少林寺也因此威名远播。

修行没有那么简单,但也没有众人想的那么苦,有愿景之人是乐于修行的,修行就像是过五关斩六将一样,一关一关地过,过程中会有牺牲,会有失去,就像是明成老和尚一样。修行人倒不会失去生命,为人处世皆妥当,懂得明哲保身如唐僧,是不会有大灾难的,但在关键时刻要上,这体现的是儒家三达德之一——勇。修行过程中也会有惊喜和收获,没有从前的迷茫和无知,哪有现在的智慧和威武呀!

曾经我认为儒家三不朽很难,有一次听师父说:人人皆可为尧舜,关键你有没有想要成为尧舜的心!如果连想都不想,那就注定做不到。我先走在修行的路上,从每天进步一点点开始。


作者:启予国学弟子刘博欣宇和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