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知客僧 读后感001

清风只为扫落叶,

却忘落叶因它来。

不如歇下观风景,

哪有落叶还复来。

知客僧,知客僧,为啥叫知客僧?这知客就是要知道香客所思、所忧、所求,知道了才能行为得当妥帖,自然事也就办的妥当了,这就是格物啊。知而后能行,这是真知,也算得上知行合一了吧。

这个知客僧的有趣,就在于评价寺里其他部门的时候,根本不顾得情面,从前面禅僧“蹲监狱”到后面参禅“狗屎橛”就如同我这打油诗的前两句,天天想着灭了情绪,却不知道这“灭”就是情绪的起因,甚至还带着妄念和贪欲。控情不是憋大坝,而是要去疏导它。他一语道破各个部门的弊病,言语里带着一丝傲慢,却又是十分了解自己,了解了自己,才能把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知客僧,果然是非他莫属啊!

再到后来那三类僧袍,这个知客僧的敬慎、格物能力、慎言让我惊讶了。武僧前襟长,动起武来就要三思,知客僧后裾长,前襟短,接人待物,冲上去,这才是诚意的善。禅僧前襟后裾都短,打坐参禅坐的就方便些,似乎也在告诉禅僧:“参禅和事上磨炼要平衡”。能知此事,就是敬慎,能不出言建议、不解释缘由,就是慎言。做事如此妥当,不是格物哪能得来?

看到这里,一杂念起,如果我是师门里的“知客僧”,我能接好这人,待好这物吗?不能!且要多思修行啊。

方丈与他人前说起知客僧,说道:“他人不在这里,心却在腔子里。”前些日子,师父说:“我在这里”。师兄问我在哪里。我说:“师父在,所以我就在我这里。”师兄说:“这事对你好使”。其实我希望这事对所有人都好使,也没有来得及解释。人的身体在哪里,无非就是这浩瀚宇宙的一点里,心在哪里,就在这肉身的方寸之间里。别丢了、别落下,常操练、常观察,歪了摆正、跑了找回来,来来往往就是修心。处理眼前事,便只顾眼前事,当下不杂,就是我在这里。

不知道师父写文章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看到“秃驴”这段,我清晰地感觉到我嘴角开始往上扬。这寺中武僧真如知客僧所说,多是鲁莽直性子,你为这“秃驴”二字生气,心里不就真的把自己当成“秃驴”了?心中若不是,别人怎么说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而知客僧如果动了气,自己再解释一番,他也就成了“秃驴”了。后来武僧都对“我”很好,为啥?因为“我”做事妥当,心正意诚,仁义在胸,过节就只是水坑,谁还在乎“秃驴”的故事。就像我问师父,如果我犯了错,心正意诚地道歉,是不是都会获得原谅?师父说:“对”。这么理解,知客僧得到原谅,也就对了。

知客僧参与武林大会经历的血腥、杀戮,让他不想走了。到底是谁不想走了,是心不想走了,而不是这身不想走了。都说想要得个“空”字。不装点东西,哪里知道什么是“空”?知客僧从头就没有放下这个情字,却在这怜悯之情溢满方寸的时候顿悟了,就应了我打油诗的后两句,如果放下了就是“空”,拿不起,又怎么说得上“放得下”,还是没有看透啊!

人的心,经历了世间百态,有的时候就会被磨出一层老茧来,碰一碰,连疼都不知道了,还谈什么松、柔、空、灵?可贵的就是百般摩擦,却依然保持着那般柔软,坚守着那份仁爱。仁是核心,是修行的源动力,当这动力足够的充足,足够打破那层壁垒、那层污垢的时候,也就真的通透了,看透了,还哪有什么放不下,自然也就喜乐平和了!


作者:启予国学弟子王翊名天誉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