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4 真德秀

真德秀(1178年10月27日-1235年5月28日),本姓慎,因避宋孝宗的讳改姓真。始字实夫,后更字景元,又更为希元,号西山,学者称“西山先生”,谥号文忠。福建浦城(今浦城县仙阳镇)人。

真德秀4岁开始读书,过目成诵,15岁父逝,其母吴氏力贫教之。真德秀于宋宁宗庆元五年(1199年)考中进士,后来升任太学博士,侍奉经筵,也就是给皇帝讲经。因与权臣史弥远产生矛盾,被放外任。宋理宗宝庆元年(1225年),真德秀被召回任中书舍人,后升任礼部侍郎,负责领导学士院,但仍然不能容于史弥远而去职。绍定五年(1232年),史弥远失势,真德秀又被重新起用,先后在泉州、福州任知府,后升任户部尚书、翰林学士知制诰。端平二年(1235年)任参知政事,不久因病逝世。总体来说,真德秀的仕途是比较顺利的,虽然中间因得罪史弥远而经历了两次波折,最终还是升任到户部尚书,相当于今天的部长级别,临终前被任命为参知政事,已经相当于今天的副总理级别了。

在学术渊源上,真德秀是詹体仁的弟子。詹体仁的父亲与湖湘学派的胡宏,也就是张栻的老师关系密切,又做过张栻的父亲张浚的下属,詹体仁本人则是朱熹的弟子。真德秀就家学而言受湖湘学派的一定影响,但作为朱熹的再传弟子,真德秀不仅在学术思想上继承了朱熹,而且毕生都在努力弘扬朱熹的思想。朱熹去世后,程朱理学在南宋曾一度受到批判,甚至被斥为伪学,正是在真德秀和魏了翁的努力下,程朱理学才在学术界站稳了脚跟,而且影响力越来越大。这也是我们将真德秀、魏了翁排在这里的最主要原因。

清代学者全祖望曾经评价:“魏鹤山、真西山两家学术虽同出于考亭,而鹤山识力横绝……西山则依门傍户,不敢自出一头地,盖墨守之而已。”魏鹤山就是魏了翁,考亭指朱熹。也就是说,在学术思想上两人同源自朱熹,魏了翁有创新、有发展,而真德秀却只是继承,按我们的标准,排位次本应魏了翁在前。我们之所以将真德秀排在魏了翁的前面,是因为真德秀的代表作《大学衍义》。

《大学衍义》共43卷,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四大纲。其中,格物致知纲分为明道术、辨人材、审治体、察民情四目;诚意正心纲分为崇敬畏、戒逸欲二目;修身纲分为谨言行、正威仪二目;齐家纲分为重妃匹、严内治、定国本、教戚属四目。按照《大学》的体例纲目,博引古籍,说明修身齐家治国之道。《大学衍义》影响深远,几乎可以说是古人学习《大学》的必读参考书,也受到统治者的高度重视,康熙皇帝称之为“力明正学”,明太祖不仅把此书写在大殿的墙上,还特地写了《大学衍义赞文》。因真德秀的这部著作的影响力,我们将真德秀排在魏了翁的前面。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