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红楼梦081解读春燕独白A


第五十九回有集中体现我们先看春燕的一番话,宝玉身边的一个小丫头——春燕。春燕一大段话,整整一页。红楼梦里描写丫鬟的语言,很少给一个丫鬟这么多的道白,她唱独角戏,她这跟说了多。这段设计在整个红楼梦里头是非常罕见的。给一个非常次要的人物,一次出场独白的机会,为什么?借她的嘴把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这一大段话是春燕评价他们家的几个亲戚,他们一家子都是贾家的奴才,春燕先是讲她妈和她姨妈这老姐俩,说什么呢?“别人不知道只说我妈和姨妈他老姊妹两个如今越老了越把钱看的真了。”重视钱,然后说“先时老姐儿俩在家抱怨,没个差使,没个进益。”。贾家奴才没有差事那就没有收入啊,“幸亏有了这园子,把我挑进来,可巧把我分在怡红院,家里省了我一个人的费用不算外,每月还有四五百钱的馀剩,这也还说不够” 

这里就表明,春燕的身份是五百钱的小丫头,她收入不到一吊钱。但是她到了怡红院宝玉身边,这里的特点是人多活轻,这是一个俏工种,分配的工作非常理想。每个月家里头省了她的费用,她要在家里没有收入不说,她的吃穿得家里出。到宝玉房里之后丫鬟的吃穿都是主子供给,另外还有剩余钱。春燕剩余的钱显然是给家里了,一个月四五百钱剩余,她基本没什么花销啊,她零花钱都用不上,基本都给家里头贴补家用了。所以对于家里生活条件的改善起到了很大作用。她说她姨和她妈:

后来老姊妹二人都派到梨香院去照看他们,藕官认了我姨妈,芳官认了我妈,这几年着实宽裕了。

说明这老姐俩给唱戏的女孩子当干妈。春燕的姨就是藕官的干妈夏婆子;而春燕的妈,认了芳官,就是芳官的干娘。这12个学戏的女孩子按月发的钱交给干娘,所以从中有剩余,这几年日子着实宽裕了。

以前没差事没收入,日子的第一个改善是春燕被选到怡红院,家里省了一个人的开支,还有四五百钱,这已经上一个新台阶了。再后来这老姐俩都派到梨香院去管唱戏的女孩子,这又有两份收入了,日子比以前宽裕多了,但是还不知足,春燕自己说她妈她姨不知足。“我姨妈刚和藕官吵了,接着我妈为洗头就和芳官吵。”

五十八回描写芳官为洗头的事和她干娘打仗,作者没描写两个人谁是谁非,晴雯还还说:“都是芳官不省事,不知狂的什么。”她认为芳官有毛病,袭人的评价:“一个巴掌拍不响,老的也太不公些,小的也太可恶些。”从前面打仗情节来讲,不知情理的人,有的觉得芳官太挑剔、太矫情,有人觉得老的小的都有毛病。但是借春燕之口把真是情况说出来,春燕说自己妈,她不能埋汰她妈,她说的是真实的。

芳官连要洗头,也不给他洗。昨日得了月钱,推不去了,买了东西先叫我洗。

芳官一直张罗让她干娘给洗头,当时洗头好像比较复杂,需要钱,反正不是打盆开水的事。然后春燕自己说:

我想了一想:我自己有钱;就没钱,要洗时不管袭人、晴雯、麝月那一个跟前,和他们说一声,也都容易,何必借这个光儿,好没意思。

这是春燕自己的心理活动,表明春燕是个正直的孩子。

所以我不洗。他又叫我妹妹小鸠儿洗了,才叫芳官,果然就吵起来。

从春燕说的过程,我们发现打架不愿芳官。但是晴雯的话为什么埋汰芳官?这就表现另一个背景,这12个女孩经常背黑锅,跟人家吵起来之后就把责任记到她们身上。

晴雯因说:“都是芳官不省事,不知狂的什么,也不过是会两出戏,倒象杀了贼王擒了反叛来的。

这十二个女孩子经常背黑锅,跟人发生矛盾之后,周边不知道原因的人经常会把责任记到她们身上。为什么?就因为她们是戏子。前面没描写详细过程,描写了对芳官的误解、不公,舆论对芳官等十二个唱戏女孩子的不公,借春燕之口讲她妈的事,我们发现这事不愿芳官。小的细节也表现了,这十二个女孩子对命运的抗争,所以芳官才打这一仗。这是春燕的话对情节的一个交代。

曹雪芹为什么要给春燕设计这大段独白,借她口把前面的事情交代清楚。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