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红楼梦048(场景)闹学堂B(过程)


铺垫完了,我们书归正传。

第九回,闹学堂。

首先贾宝玉上学,动机不纯。到学中,曹雪芹没有描写私塾里面学啥。教学体制、教学管理、教学内容一概没写,直接描写的男女关系混乱。

原来这学中虽都是本族人丁与些亲戚的子弟,俗语说的好:"一龙生九种,种种各别。 "未免人多了,就有龙蛇混杂,下流人物在内。

接下来描写大家都怀疑贾宝玉和秦钟是同性恋,还描写薛蟠也来上学。薛蟠来上学,动机和贾宝玉是一样的,

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 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修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更又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 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

曹雪芹的描写完全没有提学什么,直接就写阴暗面。这学堂乱到什么程度,薛蟠是个典型,有薛蟠带头,所以宝玉难以幸免。而学堂里之所以打起来了,这里是交代了原因的。

可巧这日代儒有事,早已回家去了, 只留下一句七言对联,命学生对了,明日再来上书,将学中之事,又命贾瑞暂且管理。

闹学堂的起因是贾代儒回家了。如果贾代儒在这,打不起来,整个学堂都是贾家的子弟,沾亲带故,却打的不亦乐乎。作者把这个人物起名叫代儒,说明对青少年,有儒学在这里才能保持和平稳定。当贾代儒回家了,儒学缺失了,所有的矛盾都爆发了,年轻子弟就反了。即使亲属都不行,儒学的价值在哪?不要看秦业,不要看贾代儒家对孩子培养的失败,他们失败是因为个案,是偏差,所以失败。儒学最重要的意义,有代儒在,年轻子弟就规矩。有问题,但是问题不能浮出水面。代儒走了,当儒学缺失的情况下,所有的矛盾就都公开化、表面化,激化了,即使亲属、本家最后也乱套了。儒学最大的功能是平和稳定,和谐,有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才能保持和谐稳定。如果没有儒学,就算是亲属也会打的不亦乐乎,这是描写闹学堂的背后要揭示给我们的东西。

闹学堂的过程当中,能看出一个有趣的地方,就是学堂中贾家子弟分帮派。为什么?

起因是金荣跟秦钟发生矛盾,然后就出现一个人,挑唆打仗的人,贾蔷。文中有贾蔷介绍,是宁府中的正派玄孙,是宁国公的嫡系子孙,贾珍的侄子辈儿。但是宁国府上上下下谣传贾珍养着贾蔷是因为外传二人的风言风语,所以贾珍才让他搬出去了。

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 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 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词。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

贾蔷是靠着贾珍的,秦钟的姐姐的公公是贾珍,看金荣跟秦钟发生矛盾,贾蔷要向着秦钟,这派系就显现出来了。贾蔷要向着秦钟,不愿意公开得罪金荣和贾瑞。

总恃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族人谁敢来触逆于他。 他既和贾蓉最好,今见有人欺负秦钟,如何肯依?如今自己要挺身出来报不平,心中却忖度一番, 想道:"金荣贾瑞一干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向日我又与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我们岂不伤和气?待要不管,如此谣言,说的大家没趣。 如今何不用计制伏,又止息口声,又伤不了脸面。"

金荣跟薛蟠好,贾蔷又不想得罪薛蟠。他很精明,想了两权之策,出去跟茗烟说里面有人欺负你主子的朋友,挑唆茗烟。茗烟是宝玉第一个得力的,无故都要气压人,听后就进来找金荣,然后描写贾蔷请假先走了。

想毕,也装作出小恭,走至外面,悄悄的把跟宝玉的书童名唤茗烟者唤到身边,如此这般,调拨他几句。

贾蔷很狡猾,他先走了,有他不在场的证据。

这茗烟乃是宝玉第一个得用的,且又年轻不谙世事,如今听贾蔷说金荣如此欺负秦钟,连他爷宝玉都干连在内,不给他个利害,下次越发狂纵难制了。这茗烟无故就要欺压人的, 如今得了这个信,又有贾蔷助着,便一头进来找金荣,也不叫金相公了,只说"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贾蔷遂跺一跺靴子,故意整整衣服,看看日影儿说:"是时候了。 "遂先向贾瑞说有事要早走一步。

这边打起来了,脑后飞来砚台,虽然没说是谁,但是有帮着金荣的。

秦钟刚转出身来,听得脑后飕的一声,早见一方砚瓦飞来,并不知系何人打来,却打了贾蓝贾菌的座上。

砚台没打到,落到贾兰和贾菌桌上,贾兰和贾菌是一派,本来他俩不想参与。但贾菌气不过,看到金荣的朋友暗地帮金荣,也抓起砚台要打,贾兰拦住了贾菌。

这贾菌与贾兰最好,所以二人同桌而坐。谁知贾菌年纪虽小,志气最大,极是淘气不怕人的。他在座上冷眼看见金荣的朋友暗助金荣, 飞砚来打茗烟,偏没打着茗烟,便落在他桌上,正打在面前,将一个磁砚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一书黑水。贾菌如何依得,便骂:"好囚攮的们,这不都动了手了么!"骂着,也便抓起砚砖来要打回去。

贾兰是宝玉的亲侄子,但是他不参加,这孩子是个相当懂事的好孩子,宝玉是他新叔叔他都不参与。不仅自己不参与,还劝贾菌。

贾兰是个省事的,忙按住砚,极口劝道:"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

贾菌如何忍得住,便两手抱起书匣子来,照那边抡了去。终是身小力薄,却抡不到那里,刚到宝玉秦钟桌案上就落了下来。只听哗啷啷一声,砸在桌上, 书本纸片等至于笔砚之物撒了一桌,又把宝玉的一碗茶也砸得碗碎茶流。贾菌便跳出来,要揪打那一个飞砚的。金荣此时随手抓了一根毛竹大板在手,地狭人多,那里经得舞动长板。 茗烟早吃了一下,乱嚷:"你们还不来动手!"

私塾里面分帮分派,两个对立派别不说,还有贾兰这种不参与的。私塾里的派系在暗示我们,大家族里不可解决的一个矛盾——派系之争,子孙多了分帮分派,强大的势力都是从内部打起来的,就是这样瓦解的。宝玉是第四代,贾蔷是第五代,大家族发展带第四代第五代的时候,人很多,就已经分帮分派了。没有外在的攻击,自己也是有矛盾的,没有儒学,内部子弟的分帮分派,分崩离析是必然的肿瘤。

这里提到贾兰。贾兰年纪小,但是很懂事,文中说“贾兰是个省事的”,为什么?妈妈教育的好,贾兰的妈妈是李纨。李纨年轻守寡,在贾府中不跟人争执,不跟人吵,就守着儿子过日子。李纨虽然在贾府,但是没有追求荣华富贵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心,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而李家也是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

前面我们说了两个失败的,这里再说一个成功的。李纨从小接受这方面的教育,所以李纨本人有才华,讲工作能力、为人处世,口才都不见得比凤姐差,只是她不和凤姐争。凤姐平时说话李纨不插话,但有一次王熙凤把李纨弄生气了,李纨说了一番挤兑王熙凤的话,说明口才也很好。不论是治家还是口才都很好,但是不强风头,把所有的希望和精力寄托在儿子身上。作为一个年轻守寡的人,李纨的所作所为非常合时宜。因此李纨在老太太心中相当有地位。之前提到,要给凤姐儿过生日,老太太说她寡妇没有闲钱,我给你出了。老太太也很疼李纨。很满意这个孙媳妇。后面还有一次借宝玉之口说出这番话,评价王熙凤,说能说的有能说的好处,但也有讨厌之处。不能说也有不能说的可爱好处,贾宝玉说难怪你疼大嫂子。从这里我们能看出来,李纨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这给我们一个感慨,诗书人家,小知识分子人家,守着本分过日子,也能得到大家的尊重,你的人脉、利益也能保证,李纨就是一个例子。前面写了两个失败的,这里中小知识分子家庭的一个成功代表。李家作为遵守儒学的小知识分子家庭,教育是极其成功的。李纨在贾府中表现的很低调,宽容,平和,把精力时间放在教育儿子身上。所以贾兰小小年纪很懂事。

书中对贾兰描写不多,但透过描写看出贾兰受母亲的影响极大,贾兰不仅懂事儿,而且有正事儿。宝玉有一次发现鹿飕飕跑,后来发现贾兰拿着小弓箭从后面出来了。看见叔叔,马上停手站立,宝玉问贾兰在做什么,贾兰说私塾放假,在家练习射箭。贾兰平时上学读书,放假了知道练箭,知道贾家是军功起家,武功不能丢,不忘练习剑法,这是李家这一系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培养出的子弟,这是个成功的案例。所以后来贾府败落,李纨和贾兰是唯一有好结局的。整个大厦倾倒,但是他们结局不错。贾兰考科举当官,李纨因为儿子的原因受到诰命。但是李纨的悲剧在于辛苦一生培养孩子,当孩子成功后,李纨刚接到凤冠霞帔就因病去世了。这是作者描写的大悲剧下的情况。

整个打仗的过程我们不说了,但是要凸显一个人物,茗烟。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