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红楼梦015(场景)林黛玉进贾府B【初识王熙凤】

然后我要说的场景关键在后头。老太太贾母给黛玉介绍这些亲戚。

黛玉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便知是他外祖母。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个不住。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方拜见了外祖母。——此即冷子兴所云之史氏太君,贾赦贾政之母也。当下贾母一一指与黛玉:“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黛玉一一拜见过。

老太太俩儿媳妇,加一个孙媳妇,这在老太太身边。

贾母又说:“请姑娘们来。今日远客才来,可以不必上学去了。”众人答应了一声,便去了两个。

惜春、迎春、探春姐儿几个上学读书,整个红楼梦里就一处描写。后边再没提到,一句也就暗示给你了,贾家姑娘是读书、上学的。有这个铺垫,到后面这些人张罗起诗社,这就不用意外了,大家都会作诗,都上过学,这就跟一般人家不一样的,一般人家妇女是没有上学机会的。贾家特殊。

但是你注意陪在贾母身边的王夫人、邢夫人、李纨,姑娘们上学去了,这时候缺人啊,缺王熙凤不在啊。她不用上学,她是孙媳妇,她咋没在这?这已经告诉你了,不管啥事儿,在贾家,王熙凤可以破例,她享受特权。这时候老太太儿媳妇、孙媳妇都在身边,王熙凤作为孙媳妇,她不在身边。王熙凤在贾家不管什么事情可以缺席,而且不受指责。这里就暗示给我们王熙凤在贾家身份地位极其特殊。这个孙媳妇地位极其特殊,因为老太太宠着她,什么事情她都可以破例,越往后描写越清晰,她可以跟老太太开玩笑,那别人谁敢。描写开老太太玩笑不只一次,这就已经暗示给我们她的身份是极其特殊的。最关键的往后瞧,她们在聊天儿,姑娘们来了,和黛玉算姐妹,上面大嫂子、舅妈、姥姥聊闲磕儿。红楼梦重要人物出场了。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王熙凤出场跟别人都不一样。别人出场都先描写本人,只有王熙凤出场,人没到声先到,人未到话儿到。这就已经体现出王熙凤特点了,未见气人先闻其声,一方面你能看出她在贾府的地位特殊。

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

借林黛玉之口形容王熙凤的特殊性。在贾府的地位特殊,烘托这一点。

另外一方面,给我们一个人物出场的介绍,王熙凤人还没到话先到了。你仔细去体会,这就是给我们感觉到她是一个相当愿意出风头的人,要把聚光灯吸引到自己身上。来就来呗,没进门儿嘚瑟啥呀。她是要出风头,要吸引人注意,这就说明问题了。还有一点,暗示王熙凤嘴能说,话儿绝对跟得上去,你别看没读过书。接下来,这个人才真正出场。下面描写王熙凤从上到下,金翠辉煌。穿的是相当豪华,从头往下写:

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这一系列描写,实际就说明这人着装富贵豪华。

后面描写相貌两句是作者最有深意的。“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这是名言。丹凤眼,柳叶眉是好话,三角眼、吊梢眉不是好话,作者把好话坏话一起说。丹凤眼、柳叶眉形容王熙凤长得漂亮。三角眼说明非常善于心机并且心术不正。中国从相面上来讲,我们是这么理解三角眼的。吊梢眉说明人厉害,吊梢眉这个人厉害、苛刻,从相书上讲。作者把这好话、赖话一起讲,是想凑成一对对联,想告诉我们,从相貌上,王熙凤长得是很漂亮,但是从相貌上也能看出来这人心机比较深,心术不正,而且人争强好胜,很厉害。然后下面,贾母、老太太主动跟王熙凤开玩笑。

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你看老太太这个评价,加上吊梢眉已经把凤姐的性格烘托出来了。辣子,泼辣、无赖,还很霸道。把王熙凤的性格特点说得很明显。后面很多事情都体现出这一点,王熙凤要不是这样人后面做不出那些事儿。

描写完王熙凤的一个方面,接着场景凸显王熙凤另一个方面。借老太太嘴把泼辣说出来了,和吊梢眉对上了。还有三角眼啊,心计很深啊,下面的描写凸显这一点。“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一回”,这一句话,想王熙凤这一番表演,“上下细细打量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形容王熙凤的为人处事儿,极其到位。“黛玉站起来迎接,叫嫂子,二嫂子。

难怪老太太偏疼王熙凤。知道老太太心尖儿宝贝儿,就这么一个外孙女,老太太相当重视。她不是冲着黛玉,是冲着老太太。老太太在这儿坐着呢,你怎么表现?所以我们注意,邢夫人,王夫人一个傻一个呆,这俩当舅妈的谁跟林黛玉都没有表现出这种亲近、关怀,做的都不到位。那人家老太太能乐意吗?不好意思说,因为儿媳妇岁数也大了,那心里能乐意吗?心想,我最喜欢的外孙女大老远来了,你们不冷不热的?眼里还有我没我?我还没死呢。但你看王熙凤还没说话呢,人家先不用说话,先从动作上感觉跟林黛玉这么亲这么近。拉着手,上上下下打量一回,仍送到贾母身边。一句话还没说呢,从动作上已经感觉到和林黛玉的亲近了。不用说话,动作就体现出来了。老太太能不高兴吗?然后接着描写的语言,看人家会说话不?

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

这句话,捧林黛玉。就算是真的,你当真的听。但这话说给谁?说给老太太的。老太太喜欢,所以要捧着唠,这是第一句话。但是我们要注意,现场还有惜春、迎春、探春,老太太仨孙女在这儿呢。你光知道老太太怎么喜欢,夸着外孙女漂亮,你让这仨孙女怎么想?老太太是不是会不自在,我这仨孙女儿在这儿,你捧外孙女儿,捧那么高。所以你看王熙凤会说话就在这,往下接着说,语气一转。

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然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竟然像是嫡亲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

捧着外孙女,同时也不冷落了孙女。你看会不会说话?说林黛玉“这样的人物竟然不像外孙女竟然像亲孙女”。那三个亲孙女听这话,是不也挺滋润的啊?说明这几个亲孙女儿不照林黛玉差吧,两头儿都捧。即捧了远来外孙女,也不冷落了本家在座的几个孙女。王熙凤八面见光,第一句夸林黛玉,第二句不忘记夸林黛玉,间捧迎春、探春、惜春,照顾的到位。再往下第三句,“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天不忘”,这话说出来捧贾母,说给林黛玉听。老太太念不念到不知道,但是说出来,老太太肯定愿意听。第四句,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还不忘对林黛玉的父母表示关怀。

及剟这四句话,这四句话照顾四个方面,面面俱到。这四句话说完之后,在这种场合你会发现说完这四句就基本上都说绝了,没啥再值得说的了。啥叫格物致知啊?王熙凤格到位了吧,对啥人应该说啥话,啥人喜欢说啥。这种场合应该咋说,话说的多到位。

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

煽完情之后,贾母说好不容易忘了你又提起来。王熙凤马上转悲为喜,表情变化多快,话还能跟着呢,说一心都在妹妹身上。再一次表现对林黛玉的亲近、亲热。所以老太太能不喜欢吗?后面说的更到位了,

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一边说一边布置,八面玲珑,这就是描写林黛玉初进贾府,第一次见王熙凤一个小场景。但通过这个场景把王熙凤的性格说的非常到位了。相当精明,又相当泼辣。应了那句丹凤三角眼,柳叶吊梢眉。下面这段描写的是王熙凤精明能干。

说话时,已摆了茶果上来。熙凤亲为捧茶捧果。又见二舅母问他:“月钱放过了不曾?"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日,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

王熙凤抓紧时间解释一下为什么来晚了,我可不是有意来晚的,我是给王夫人找缎子去了。这里面体现什么问题?凤姐之精明,王夫人之糊涂。王夫人问月钱放没放,她以为凤姐去发月钱去了,但凤姐说已经发完了。王夫人昨天跟凤姐说的,她今天都忘了,还以为凤姐去发月钱去了。作为当家太太根本不知道月钱什么时候发。自己昨天说缎子事儿,今天又忘了。实际上王熙凤去给她找缎子去了。这两个小细节体现出了凤姐的精明强干,王夫人的糊涂。王夫人稀里糊涂,心里没数。为啥老太太不让她当家,这个儿媳妇她稀里糊涂,当不了家。王夫人倒是好说话,有没有什么要紧。接下来,这个当舅妈的,当着老太太的面前多么掉链子。

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

说还不如不说。老太太外孙女来了,你这个当舅妈的啥表示都没有啊。是因为你侄儿媳妇跟你提给你找缎子去了,你才想起来,你才说顺便拿两个来给你妹妹裁衣服,这人心里得多没数。这种场合说完不如不说,说完之后不是买人好,是让人烦。林黛玉心里头要是有数儿,一定会不乐意。你对我也太不重视了,你们开库才能顺便给我一匹,给我做衣服,做个顺水人情还要让我领你情?就算林黛玉心里没有数儿,老太太还没数儿吗?我们后面会说到老太太,贾府这些人真是谁也精不过老太太,老太太是当大家的人,老太太从当家就是王熙凤儿那个角色,见过大阵仗,管过大家子,所以她是真正的高层管理人员出身,这一点事儿她比谁都清楚,后面会逐渐的提到。贾母处理问题是相当有一套的,这个我们后面再说。这里面王夫人这套话儿,贾母是能听明白的,所以对这儿媳妇就不会有好感,我这么喜欢的外孙女来,你不说主动给点见面礼,因为这里提起来到后面找缎子了,你再说顺便找缎子,居然随手拿出来给妹妹裁衣服。你这会不会说话,啥叫随手?你换一种表达方式也行啊。后面还说等晚上想着再叫人去拿,可别忘了。再看王熙凤的表现,反差太大。

王熙凤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

你瞧人家王熙凤,话儿真能跟上,读到这我就想,这婆媳俩,王夫人随手俩字太掉链子了。跟王熙凤一对照,人家一句话捧了结果人。王夫人真是轻易不说话,说话就得罪人。这哪是得人情的方式,随时随地得罪人,所以得格物致知啊。但还有一点,王熙凤这么说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你信吗?不信就对了,王熙凤话能跟上,但事儿得后找补。王夫人说的是真的,等晚上想着叫人拿去。实际上事还是那个事,王熙凤晚上派人去取。我们注意话说的不一样,为啥你不相信王熙凤已经预备下了,就凭王熙凤性格,当着老太太的面儿,如果预备下了,她就拿来了,没拿来、没预备下。但是人家话说的好,为啥没拿来,得等太太过了目。那是她婶子,而且是这家的女主人,她是替人家管家的,所以这事儿我不能替人家做主,这东西不是王熙凤的,是王夫人的,我不能不请示就随便送人。你要问她,她满嘴是理,所以我预备下了,首先不能直接拿来送给林妹妹,那我就越权了,越位了。我得请太太过目,再送来。人家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没法说人家不对吧。这就是王熙凤的特点。王熙凤这事我们在这可能说是猜测,你说歹猜也好。但是我们看后面,但王熙凤就这么办事我们有证据,看四十六回:

邢夫人笑道:"正是这个话了。别说鸳鸯,就是那些执事的大丫头,谁不愿意这样呢。你先过去,别露一点风声,我吃了晚饭就过来。"凤姐儿暗想:"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虽如此说,保不严他就愿意。我先过去了,太太后过去,若他依了便没话说,倘或不依,太太是多疑的人,只怕就疑我走了风声,使他拿腔作势的。

这是凤姐的心理活动。看她怎么办的。

想毕,因笑道:"方才临来,舅母那边送了两笼子鹌鹑,我吩咐他们炸了,原要赶太太晚饭上送过来的。我才进大门时,见小子们抬车,说太太的车拔了缝,拿去收拾去了。不如这会子坐了我的车一齐过去倒好。"邢夫人听了,便命人来换衣服。凤姐忙着伏侍了一回,娘儿两个坐车过来。

找俩理由,第一你车坏了,第二我给你炸了鹌鹑。本来想晚上给你送去的,往后看。

凤姐儿早换了衣服,因房内无人,便将此话告诉了平儿。平儿也摇头笑道:"据我看,此事未必妥。平常我们背着人说起话来,听他那主意,未必是肯的。也只说着瞧罢了。"凤姐儿道:"太太必来这屋里商议。依了还可,若不依,白讨个臊,当着你们,岂不脸上不好看。你说给他们炸鹌鹑,再有什么配几样,预备吃饭。你且别处逛逛去,估量着去了再来。"平儿听说,照样传给婆子们,便逍遥自在的往园子里来。

她对邢夫人说给邢夫人炸了鹌鹑,要给邢夫人送去,炸了吗,没有。回到家才想着给自己圆谎,才告诉平儿去吩咐给炸鹌鹑。王熙凤经常这么办事。所以说她已经预备下了,其实没有。这就是王熙凤的为人处事,但是见黛玉那段描写王熙凤会说话,这一段描写王熙凤即会说话又会办事,格物格的明白。说话唠嗑啥都不落空儿,但就一条没有诚意正心,心术不正,不是想着撒谎,就是想着溜须拍马,要么就是坑蒙拐骗。王熙凤聪明劲儿全都用在邪路子上面了,格物挺明白,诚意正心没有,所以她后面没有好的结局。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