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精讲39:曾子说平天下4

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然后曾子进行总结了,“德者,本也;财者,末也”,通过上面一段论述我们可以发现,德行的修养是根本,钱财是末位的、次要的。“外本内末”,如果你把作为根本问题的德放在外面,就是把它边缘化,不去理它,而把本来是末、是次要的财放在里面,非常重视,就是本末倒置了。那结果会怎样呢?“争民施夺”,如果统治者重视的是钱,忽视的是德,本末倒置,那么老百姓就会相互争夺,导致一种相互倾轧的社会风气。也就是说,统治者如果忽视道德建设,那么民风就完了,老百姓就会相互欺诈,相互掠夺。

“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作为统治者要知道一点,你要是能把钱聚起来,那民心就散了,老百姓就要离你而去了;你只有把财散出去,老百姓才能围绕在你的身边,非常拥护你。国家如果以敛财为目的,也就意味着民心彻底散了。这应该是统治者去参悟的事情,我们就不多说了。

“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悖”就是逆,就是不顺。你的语言说出去若是不顺的话,它也会不顺的再回来。意思是,你说别人的话,别人会反射到你身上,你怎么说人家,人家就怎么说你,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要检点语言?你说出去的话,回头都会转一圈,回到你身上。

《礼记》上讲:“忿言不出于口,恶言不反于身。”你如果不骂别人,别人怎么会骂你呢。所以要注意,你的言语如果是悖逆的、不顺的,你会发现,别人和你说话时也是这样的。

“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货”就是财。如果你的财是用不顺的方法得到的,最终也会以不顺的方式出去。什么意思呢?就是钱财如果来路不正,最终也保不住,你会发现有个意外之灾,这个财还是走了。用不正当的方式得到的钱,最后会经历意外的灾难,再把它花出去。

想聚财怎么办?前面已经告诉你了,“先慎乎德”,如果不能从这一点入手,你得到那点儿财,都是“悖而入”,然后“悖而出”。东忙活、西奔跑,钱没少挣,最后发现总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总有些意外破财的地方。钱来的快、反正走的也快,就这么个结果。这是相对具体一点的,统治者治国平天下的注意事项。谈的是什么?经济。

这一段谈的是统治者怎样搞好经济,搞好国建设,还是得从自身的修养入手。搞好修养之后,才能吸引来人才,人才才能为你所用;你有人脉,有资源,才能有财;有财之后,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这说得是多么的现实啊!任何的人生理想都是需要花钱的,任何的人生梦想都是需要花钱的。

有一次,我给大学毕业生讲临别寄语,就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先努力挣钱吧,因为人生任何梦想、任何理想,都得靠钱去实现。“有财此有用”,没钱你谈什么理想,谈什么抱负,那都是空的,不是理想,只是幻想。

《康诰》曰:“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

“惟命不于常”,天命是无常的呀。“道”还是说的意思。“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你做的好,修到位了,你就能得到。你做的不好,没有修到位,即使意外地得到了,最终还是会失去。

这句话对上文做了一个总结,谈经济方面的天道,也可以说是钱财方面的天道,就是,你如果修到了,你行善了,你就能得到;如果你不善,你即使得到,也会失去,你把握不住的。

《楚书》曰:“楚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舅犯曰:“亡人无以为宝,仁亲以为宝。”

《楚书》,朱熹认为,就是传世的《国语·楚语》。但我在《国语·楚语》王孙圉论楚宝一节里,并没有找到曾子引用的这句话。我怀疑,也许曾子引的这本《楚书》早已经失传了。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楚国没有什么宝贝,只是把行善作为我们的宝贝。

“舅犯”是人名,本来姓胡,名犯,因为是春秋五霸的第二个晋文公的舅舅,也被称为舅犯。“亡人”指在外流亡的人,这里指晋文公。晋文公曾在国外流亡十九年,舅犯始终追随他、辅保他,一直到晋文公回晋国当国王,他是晋文公手下重要的大臣。

据《左传》记载,在流亡期间,一次外交辞令的应对上,舅犯说了这句话。我们这些离开国家流亡在外的人,没有什么财宝,我们的法宝就是“仁亲”。“仁”就是仁者爱人,“亲”是指亲情。我们流亡在外的人,没有宝贝,我们最大的宝贝就是爱和亲情。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