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精讲30:曾子说齐家1

开头部分,表面上还是在讲修身,但实际上说的也是齐家需要注意的事项,是把修身、齐家结合起来谈。如果你不理解《大学》的体例,读到两个自然段之间,你会觉得,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上面讲正心,底下就讲齐家了,这没说修身啊。修身不是一个独立的目,修身就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同时修身又构成后三目,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基础。只有修好身,才具备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能力。所以修身这个目极其特殊!因此在行文上,也没有单独拿一章出来讲,而是把修身解析开,上面和诚意、正心,特别是和正心联系起来,下面和齐家联系起来,这种行文特点与要表达的思想是吻合的。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字面意思是,要想把家治理好,首先得先修好身。然后下面谈到,修身和齐家的五个需要注意的方面,而这五个方面还是和正心有关系。

下面五句的句式都是一样的。“之”字在这里的用法非常特殊,和“于”是一个意思。“辟”是通假字,通“僻”,就是偏。“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人对于他所喜欢的、亲近的人,心就偏了,就不能正心了。下面四句,分别提到“贱恶”、“畏敬”、“哀矜”、“敖惰”,就是人对于他所讨厌的、尊敬的、怜悯的、傲慢的人,心就偏了,就不能端正态度了,看人就不能客观了。

曾子举了五个例子,当你面对这五种人的时候,你容易心摆不正。这五个例子涵盖很广,几乎包括了人与人相处的所有情况。

我们经常接触的人,如果分分类,不外乎是这五类。第一类“亲爱”,是你喜欢的人,“亲”,你愿意和他亲近;“爱”,你爱他,你喜欢他。第二类“贱恶”,是你看不起和讨厌的人,“贱”,你认为这人低贱,就是你看不起他,“恶”,你讨厌的。第三类“畏敬”,就是你敬畏的人,“畏”是你有一点儿怕他;“敬”是尊敬。两者有联系,由敬生畏。第四类“哀矜”,是你可怜的人,“哀”是可怜,“矜”是同情。第五类“敖惰”,你在他面前,是一个傲慢的态度。想一想,你与人接触时,不外是这五种心态吧。

这五种态度可以分为两两一对,五个实际是两对半,亲爱和贱恶是一对,正好相反,敬畏和敖惰是一对。敬畏是你和这个人接触的时候,你把自己放在低的位置,你尊敬他,或者你害怕他;敖惰正相反,你和这人接触的时候,你把自己放在比他高的位置上,在他面前表现的盛气凌人、傲慢,或者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你的气场压着他。怜悯单独是一个。所以五种情况,可以说是两对半。

我们所接触的人,我们与人接触时的心态,不外乎是这五种,仔细想想还有其他的心态吗?好像没有了。当然,这里指与人交往,你在马路上碰见的那个人不算,不是指偶遇。比如,在马路上过来一个向你问路的,你觉得当时心态非常平和啊,这五种心态都不是,那属于偶遇的,不算。儒家讲修身,是为了解决人际关系的,是针对和你相处的人,经常来往的人,这样的人对你的人生和事业才是有意义的。在马路上碰到的问路的,与你的人生和事业无关,那个不在其中。换句话说,你需要去调解和他的关系的,不外乎是这五种情况。

曾子指出,在上述五种情况下,人都会“辟”,心偏,心摆不正,你会不客观、不公正,也就是说,当你处理人际关系时,只要你对人产生亲爱、敬畏、厌恶、怜悯、傲慢等情感,你的心就不正,就不能客观地看这个人,也就不能客观地看与这个人相关的事,处理问题就容易出现偏差。

比如,对于亲爱的人,你会经常不客观的去看这个人,为什么?因为你喜欢他、你爱他,你会自动屏蔽他身上的毛病和缺点。你的心偏了,就做不到正心,看问题就不准确了。诚意正心是格物致知的前提,你的心不正了,你还想格物致知?那就不能真正了解人了,就不能获得真正的知识了,你看人就看不准了。为什么?因为你喜欢他,导致你心偏,心不正。

如果这个人你很讨厌呢?你是自动屏蔽他的优点,心也不正。如果这个人你瞧不起他,也会自动屏蔽他的优点,认为这个人能力素质极差,干什么都不行。你如果有这个敖惰之心,这个人这件事人家办得非常漂亮,然后你就自动把这事忘了。下回你再评价他,那人怎么样?你还会认为那人不行,能力素质不行,然后你专门去讲哪些事他办砸了,你就记住这些了。

这五个场景,几乎涵盖了我们所有的人际关系,实际上,曾子要表达的意思是,你的情感、情绪会影响你对人的客观认识。用句最俗、最直白的话说,就是看人看不准。为什么看不准?因为你不能排除你的情绪,纯客观的去看这个人。

这就是正心的重要性。正心就是你能够把自己的情绪,把你的情感放在一边,非常冷静、客观、公正地去分析这个人,你才有可能真正了解这个人。如果你不能真正的了解这个人,你就没有做到格物致知,你怎么可能处理好人际关系啊?

在举了五个例子,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之后,曾子做了一个总结,“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因此说,喜欢一个人,却清楚他的缺点和错误,知道他不好的一面;讨厌一个人,却清楚地知道他好的一面,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就是放眼天下来看,也是非常少的。

正是因为少,所以儒家才认为,这是修行的重要性。儒家修行的前四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你如果不认真进行自我修炼,你就会受到亲爱、贱恶、敬畏、哀矜、敖惰等等心态的影响,受自己的情绪左右,对人、对事不能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认识,不能有一个准确的把握,你的人际关系是理不顺的。

你的人生要想走向成功,必须理顺人际关系,把握好人脉,怎么能把握好人脉呢?你必须充分地、正确地了解人,了解自我。如何能做到准确的了解他人呢?你得不受亲爱、敬畏、厌恶、怜悯、傲慢等情绪影响,才能客观、冷静地看人看事,才能准确地了解他人、理解事情,怎么能不受主观情绪影响呢?你得先正心,先修心。最后落脚点在这里,讲的还是正心。

这是儒家的一整套逻辑,你如果不理解儒家这种思考问题的逻辑,就不会明白为什么要修心,还强调诚意、正心。其目的不是想让你做一个道德先生、道德模范,是靠这个才能把心摆正,不受情绪影响,才能准确、客观的了解人、了解事,你才能走向成功。

为什么前几个自然段不说这事儿,而要在这里说?前面几个自然段,讲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这四目,是可以独立完成的,你不和人接触,也可以去修的。你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都可以自己在家反思,以自我反思的方式进行,这种修炼可以不接触其他人独立完成,但到修身之后的齐家、治国、平天下,就必须与人互动了,后四目必须在与人的互动过程中才能完成修行,独自一个人是修不了的。

比如,第五目修身,找个深山老林,渺无人迹的地方,坐着开始修,这是修不出来的。修身必须在和人的互动中体现出来。今天逛商场,别人踩了我一脚,还没道歉,惹得我怒火上来,骂了他一句。回来一反思,没修到位。下回又是逛商场,别人踩我一脚,心里想,原谅他吧,也不是故意的,我一笑了之,感觉到自己修养进步了。是在和人的互动当中才能体现出修身。

如果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这些事都不会发生,你天天在那儿想,我要有爱心。你爱谁呢?周边都没人!我要有慈悲心,我要原谅人,谁踩我一脚,我不和他计较,也没人踩你啊!所以我认为,这种修身是假的。你觉得自己修得很到位了,在山里打坐三天,终于参透了,不能和人计较,谁踩我脚,我绝对一笑了之。明天下山赶集,让人踩了一下,火马上就上来了,这时候才发现没修到位,前面那些感觉都是假的,是错觉,修行没有真正达到那种境界。所以修身必须在和人的互动中体现出来。

修身是这样,齐家也是这样,治国、平天下都是这样。后四目没有办法靠独自修养来完成,必须在和人互动的过程中才能完成。我想把家管好,然后就找本书,学学怎样当好户主,天天在这看,没有用的。你必须在和家人相处的过程中,去修养自己,去调整家人之间的关系,最后这个家庭内部的关系和谐了,才达到了齐家的效果,这一目你才算做到了。

为什么到这里才谈出这个问题,要控制你的情绪,否则你看问题会有偏差,前几个自然段为什么不讲?因为讲到和人的互动了,从修身开始,后面这四目谈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在你与人接触、互动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别跟着情绪走,一旦受情绪左右,心就不正了,做不到正心,格物致知就肯定出偏差,然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统统做不到了,人生就是一团糟了。

当然,也可以从反面去理解,要想人生永远纠结,那你就跟着感觉走,跟着情绪走。放纵自己的情绪,就是追求人生永远的纠结。

把这个问题放在这里谈,可见曾子的行文是非常讲究的。文章到这里,实际上在暗示你,要开始人和人的互动了。在人和人交往的时候,在这个动态的环境里,怎样才能够客观的了解、把握他人,首先要做到,不受自己情绪的左右,不受自己感情的影响。这也是强调修行的重要性。

对于正心,在这里做了一个补充,正心就是要让自己客观、公正,不被自己的情感牵着鼻子走。所以,到这里才可以说,曾子把正心讲完了。正心不是我们刚才说的两个方面,而是三个方面。第一是端正思想、端正态度;第二是养成认真、专注的习惯;第三是与人互动的时候,不要受情感左右。修正心,要从这三个方面去修。

修正心的三个方面,方法是不一样的。我们结合上一章的内容就会发现,谈到正心的方法,曾子是把情感和情绪分开的,他划分的是非常细的。本章里讲的使人心偏、心不正的亲爱、贱恶、敬畏、哀矜、敖惰,是情感,或者说是心态,而上一章里讲的“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使人心不正的愤怒、恐惧、高兴、忧虑,都是情绪。

情感是深层次的,比较稳定的,情绪是表层的,易变的。比如,你的心中如果对某人的情感是亲爱,你喜欢他、爱他,这种情感会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心中,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绝不会今天对他的情感是亲爱,明天对他的情感是贱恶,后天对他的情感又变成哀矜了。情感是比较稳定的。情绪却是易变的,不会以天为单位保持一种情绪吧,你可以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忧虑,甚至在不到半天时间里,经历喜、怒、哀、乐、悲、恐、惊,遍尝七情。

情感和情绪也是有连带关系的。对某人,你的情感如果是亲爱,面对他的时候,你的心就容易生出“好乐”的情绪,你比较容易产生高兴、愉快的情绪;对某人,你的情感是贱恶,面对他,你就容易产生愤怒的情绪。

虽然情感和情绪都影响我们正心,但这毕竟是两回事,所以修的方法是不一样的。要排除情感对正心的影响,怎样修?实际曾子已经暗示给我们了,就是上面解释过的“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天下人能做到的非常罕见,但这就是我们修行的方向,也是我们修行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对于你讨厌的人,你要多去想想他的优点是什么,对于你喜欢的人,多去想想他的缺点有哪些,并记住,这样就能使我们变得相对客观,看人、看事就越来越准了。

可能有人会说,我就没发现这家伙有什么优点!你说这话的时候,要么是没动脑子,要么就是你的心已经被情绪左右了。事无绝对,人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不存在绝对的好,也不存在绝对的恶,这应该是我们思考问题的一个出发点。没有哪个人会一直作恶,从不做一点儿好事,也没有哪个人身上全是优点,就没有任何缺点。人无完人嘛,人若能成为完人,这人也就完了,所以我们只有评价死人的时候才全说优点。

就以处理夫妇关系为例,两口子吵架,越吵越生气,这时候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对方的缺点,越想越觉得他对不起自己,这样发展下去,家庭没法和谐了,持续下去,婚姻都很难维持。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曾子说的“恶而知其美”,对妻子生气的时候,应该强迫自己去总结她的优点,最后一想,妻子有这么多优点,就今天这一件事惹我生气,我如果还不能原谅,那我的心胸也实在是太狭隘了,我还配称大男人吗!这样你就能发自内心地原谅妻子,自然也就吵不起来了。这就是修心,让自己的心不受情感的影响。

下文曾子还引了一句当时的谚语,“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人都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缺点,都不知道自己地里的庄稼长得好。为什么?“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看自家孩子怎么看怎么好,因为亲爱,心就不能端正了,不能客观地、冷静地看问题了,看不到自己孩子的缺点了。“莫知其苗之硕”,不知道自己家地里的苗长得大、长得高,总看别人家的苗比自己家的长得好,这实际说的是“之其所敖惰而辟焉”,当你人傲慢之后,看问题就不准了,为什么你总是看人家好,不知足啊,有攀比心。曾子引这句谚语,正好是上面那五个方面,掐头去尾,是点到首、点到尾,涵盖五个方面。

但这也是在暗示我们修正心的方法,怎样排除情感的影响?对自己家的人,多想想他的“恶”,多想想他的缺点;对自己家的事,多想想它的“硕”,多想想美好的、比他人强的方面。这也是修正心的一种简单方法。

排除情感影响,简单说有上述两种方法,“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用于社会关系、工作关系,“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用于家庭关系、亲属关系,可以说,已经比较全面了。

那么,如何排除情绪对正心的影响呢?我们要从上一章的内容入手,先分析一下情绪产生的根源。影响你正心的情绪,曾子举出了四种,“忿懥”、“恐惧”、“好乐”、“忧患”,我们一个一个地分析。

第一个,当你生气的时候,“忿懥”就是愤怒,这时候你的心肯定不正了。怒火上来之后,你这时候还能想到他的好吗?就想揍他。我们注意,这一点实际可以归纳为一个字,第一个影响我们正心的是“气”,怒气。

第二个,“恐惧”,指担忧、害怕,当你有所害怕、有所恐惧、有所忧虑的时候,心是不正的。人为什么会忧虑、会恐惧呢?往往是一个“疑”字导致的,疑神疑鬼,然后才会恐惧。你走夜路的时候,为什么害怕?疑神疑鬼、瞎想。哎呀这么黑,会不会有坏人呢?有没有鬼啊?人间真的有鬼吗?越想越害怕。所以恐惧对心的影响实际上产生于“疑”。

第三个,“好乐”、喜欢,这事儿你为什么喜欢?因为符合你的心意。没有人会喜欢不符合自己心愿的,欲望得到满足就高兴了、喜欢了。所以,喜欢对心的影响源于“欲”。

第四个,“忧患”,就是患得患失,实际体现的是一个“贪”。为什么天天忧虑?因为贪。贪不纯粹是物质的,也可以是精神的,贪名、贪影响,这也是贪。

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今天的这个课堂,你们也很放松,我也很放松。如果现在电视台采访,要现场录咱们一堂课,作一期节目,记者在这儿,摄像机、灯光都打开了,我还能这么随意吗?你们还能这么放松吗?马上就患得患失了吧,开始紧张了吧。为什么紧张啊?担心弄不好,担心砸牌子,担心出负面的评价。可以说是“患失”。但另一方面,为什么紧张?也是想好,想出名。这是“患得”,想得到。因为患得患失而紧张,一紧张,我反而课讲不好了,我讲的是什么大概你们也就听不进去了。因为贪,导致“忧患”,然后心不正,心受到影响,结果事情就办砸了。就是这么一个过程吧。

因为我们想得到,怕失去,所以才会忧虑,才会纠结,实际这就是贪的表现。如果你真的看开了,无所谓,就不紧张了吧。还是以我们上课为例,假如是我们自己要拍个小视频,就我们自己看,看完就删,不保存,现场一样也架上摄像机、灯光,也上来一位同学扮记者采访,场景与电视台采访我们是一模一样的,但我们会紧张吗?因为看开了,觉得这个对我们没有影响,没有意义,然后就放下了,心是平和的、是正的。佛家讲放下,就是看破了,然后就自如了,自在了。

上述四个方面,我们归纳一下会发现,影响我们正心的四个层面全都和欲有关,或者具体点儿说,全都和你人生的私欲有关。你为什么生气啊?惹着你了,你的私欲蹦出来了。你为什么有所疑虑啊?不还是私欲冒出来了吗?你为什么有所喜好啊?你喜欢这个事,这个菜真好吃,今天晚上回去我还要点这个菜,不还是为满足私欲吗?再加上患得患失的贪欲,就更是私欲的直接表现。

分析一下曾子的解析,我们会发现,影响我们正心的情绪,虽然可以细分成几个方面,如果笼统的归纳一下,就是一个字:欲。因为你的私欲得不到满足,或者你跟着自己的私欲走,然后心就不能正了,就不能客观公正的看问题了。



转自启予国学微信公众号

邮件通知

13168702238